薛家阿挽

【魔道/晓薛】你已离去二十题

唔,看到ice hole大大写的双花你已离去三十题,就觉得超适合晓薛晓,但有些关于现代,不符合的就没写进去,于是就变成了二十题。
题目来自微博上的雨幕葵花大大

1.来不及告别
眼前只剩满目血迹和那人的尸体
我还没和你告别呢你就先跑了?薛洋恶狠狠地想,别想跑。
毕竟死了的,不是更听话吗?

2.离开的时间
太久了吧?啧,果然有关复活的禁术很难找。薛洋在寻找碎魂的第七年如是想

3.遥不可及的距离
薛洋清楚的,他与晓星尘之间,隔着生与死,爱与恨,以及血海深仇。

4.改不掉的习惯
薛洋打了个哈欠,迷迷糊糊地摸向床头,那儿却空空如也。
对了,那人已经死了,不会再将糖放在他的床头了。

5.特别的日子
薛洋今天看上去心情很好,一边帮晓星尘换着绷带,一边碎碎念
“晓星尘,听说那个夷陵老祖复活了,就那个开创鬼道的夷陵老祖,他今天来义城了,我要去找他,你很快就能复活、看到了我、看到臭道士、看到小瞎子了,开心吧?唔,我忘了你看不见了……”

7.手心剩下的温度
(接上条)
把绷带换好时,薛洋刚好也念叨完。“换完绷带了,嘿嘿,你欠我的糖我都记着呢,我为你跑了这么久,不把你吃空都说不过来。”
薛洋伸出左手,握住了晓星尘垂落在身边的手。
“道长,等我回来。”
两只手九指相扣,薛洋确信,他那次隐约感到,晓星尘的手,传来剩下的温度。

10.与你有关的收集品
霜华,装着晓星尘碎魂的锁灵囊,最后的那颗糖,道长的尸体。

11.碰到共同的朋友
“小瞎子,好久不见了!”薛洋开心地张开双臂,仿佛要给阿箐一个拥抱。

12.想你的时候会微笑
“道长,我想你了诶,你怎么就那么难搞呢?死了还留下一大烂摊子,还要老子来复活你,碎魂碎魂碎魂,天天就知道碎魂,啧。”薛洋托着腮,一边和晓星尘说着话一边笑,即使知道那人不会回应,也不会笑着和他搭话,劝他不要说脏话,可薛洋宁愿就这样说下去,因为恐怕等他醒来,就没法这样聊天了吧?

13.讲给别人听
“喂,臭道士,你知道我和道长怎么相遇的吗?当时我被金光瑶清理,受了重伤,是道长救了我。”薛洋嗤笑一声,“你说他是不是傻,认都不认识的人还救,也不怕人暗算他,还真是心胸宽广。”
“后来我醒了,他也不问我姓什么叫什么,活该了吧,装什么装。不过我就这样住下来了。”
“然后我就和他还有小瞎子一起过了两年,生活的挺好,天天都有糖吃,啧,也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多糖。”
“再然后,你就来了,你说你怎么那么会坏事呢,本来过的好好的,你一来,哦豁了吧,道长死了,你也被我做成走尸,小瞎子不知跑哪去了,又剩我一个人了,啧。”
“怎么就剩我一个了呢?”

14.同在一座城
“道长!坏东西又抢我糖!你快来说说他!”
“呸小瞎子,再吃糖你就蛀牙了,那么胖还吃,老子这是在帮你。”
晓星尘叹了口气,俩熊孩子。
“好啦,别争了,你不是吃过了吗?这颗就给阿箐,我找找还有没有多余的糖。”
以前的日子果然比现在美好啊。薛洋想。

15.幻想重逢
地上的法阵渐渐启动,晓星尘的尸体和锁着他碎魂的锁灵囊一并被白光包裹,薛洋急促地呼吸起来。
成功成功成功成功成功成功成功……薛洋不停地念叨着。
也不知过了多久,白光逐渐消失,碎成星星点点的模样,其中一位白衣道人,手持拂尘,配霜华,脸上蒙着四尺宽的绷带,虽是如此,确认能看出此人相貌极佳。
他就站在血海深仇化成的满天星光里,对薛洋笑笑,道:“阿洋,我回来了。”
皆是痴像。

16.学你的样子
“多谢道长多谢道长!这次咱村来的妖魔着实凶恶,若不是道长,恐怕咱村所有人都性命难保啊!”一位妇人抓着薛洋的手,不停地感谢着。
薛洋学着那人的口吻道:“不必多谢,我只是位云游道人罢,斩妖除魔不过是我的本分工作。”

一阵看下来,魏无羡发现个神奇之处。
有了晓星尘本尊做对比,他发现,薛洋扮演的冒牌货,真真是神似!除了相貌,一切细节都活灵活现,说是薛洋当时被晓星尘夺舍上身了,他也能相信。(摘自原文)

17.当死亡断绝了一切可能
晓星尘死了,彻彻底底地死了,连一片碎魂都不愿给他留下。

18.十年
薛洋守着晓星尘,就那么守着,一直守着,从未离开,从未厌弃。
或许有时会托着腮和晓星尘抱怨着无聊至极的生活,但薛洋从未放弃过。
他守了晓星尘将近十年,后来呢?
后来,魏无羡来了。

19.意外的发现
“那你为何推迟了几年才去杀常平,你到底是为什么去杀常平,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“你倒是说说,我心里清楚什么?!”

20.假如你从未离去

评论(3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