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家阿挽

【鸡条/雷磊】交心(一)

悄悄爬上来期望自己不会被打
民国AU,oocoocooc
可能应该大概没那么短小?
可能会坑ummmm
如果可以的话,go


1.
“砰”
扳机扣下,子弹被枪栓的击针击发,火药爆炸产生的高压推动着子弹飞速前进,一路经过坡膛再进入膛线区,膛线引导着子弹进入正确的轨道,螺旋形的膛线使子弹旋转着射出,伴随着一道火舌。
黄磊不过刚刚听到响声,子弹就已经旋转着射入他的左臂,穿透衣袖皮肤直至结缔组织,最后堪堪停在了骨骼肌附近。血并没有立即流出,似乎需要反应的时间一般,过了好几秒才开始汩汩流出,一路蜿蜒。集市也由此混乱起来,方才的说说笑笑无迹可寻,取代而之的是哭声,尖叫声,怒骂声,呼喊声,似乎被击中的不是黄磊的左臂,而是刚刚的安乐气氛。
黄磊暗骂一声大爷的,心说出来一趟就摊上这事,老天爷你妈的。他迅速摸出临出门时黄渤硬塞给他自保的手枪,也幸好打中的不是右手,否则他甚至连枪都拿不稳。黄磊低下头随着人流迅速靠到一旁一个水果摊后边,准备先处理下伤口。
疼痛开始翻涌,似一个不安分的孩子恶意地闹着,沿着神经系统不断地刺激着大脑。黄磊忍着疼,咬牙撕下已经被血浸透的衣袖。鲜血依旧源源不断地从伤口中流出,血肉往外微微翻着,但黄磊没心情去管这些,他一边勒紧着伤口上方,一边思考着。
按伤口的大小来看,应该是冲锋枪——他将那截被撕下来的衣袖叠了几叠——冲锋枪的威力不可能这么小,正常来说应该可以穿透左臂后再穿入一旁的肋骨——衣袖绕上伤口,一路往上勒——所以说这个人对这把枪不熟,这款枪是新枪,应该是德制mp38——衣袖被打了个紧紧的结——有效打击范围210米,伤口有倾斜,那人的位置是——又打了个结——左上方180到210米远的房顶——已经包扎好了。
黄磊迅速起身,低着身子往前走,不靠近点那人,这破盒子炮*还真打不到那人。
现在那个人似乎找不到他的身影,枪还在响着,但几乎没有一发能瞄准到黄磊附近。几乎不能再顺利,黄磊就这么走到了射程范围内,而那人却依旧浑然不知。
如果就这么结束就太无聊了,黄磊心想,于是他抬起头,朝着趴在房顶上依然搜寻着自己的那人吹了声口哨,标准的流氓哨,在混乱中显得格格不入。
那人转过头来,瞳孔骤然收缩,满脸的不可置信。黄磊笑着,眼睛清澈而明亮,似两汪明晃晃的湖水,好看的唇线上扬,露出牙齿,脸上大写的无辜。
黄磊就这么无辜地笑着,笑容里甚至还有几分不好意思,他便保持着这纯良模样,扣下了扳机
“Game Over.”

2.
“我去,出趟门都能摊上这事儿,不是我说,黄磊你这点儿可算够背的了。”黄渤听完黄磊的讲述,在一旁笑得叫一个幸灾乐祸。
“诶诶诶你注意点啊小渤,取子弹呢你手稳点。”黄磊连忙提醒,生怕黄渤一个手抖弄得伤口又被撕裂。
黄渤看黄磊是真疼,便忍住笑,认真地为黄磊上药。
“子弹取出来了,9mm,和你推测的差不多,子弹上没有任何标记。”
“小渤,我们最近有抢谁家的东西吗?”黄磊靠在椅背上,闭着眼问道。
“有,孙家的一批枪,还没有开来看是什么型号的。”
“不用看了,应该是德制mp38没错,而且,”黄磊睁开眼,来历不明的阴暗与憎恶在眼神深处互相纠缠,单边嘴角弯起,勾勒讽刺的弧度。黄磊整张脸像戴上了面具,甚至肌肤也由此变得如同塑料。“反正也只有他们家的人会这么傻。”
黄渤对此见怪不怪,黄磊每次谈到孙家,整个人都像精分似的,要不是知道黄磊是北平人,直到十四岁才南下来上海,黄渤简直怀疑黄磊是不是在四川学了变脸。
一时无话,房里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和纱布缠绕的声音。
“对了,艺兴怎么样了?”黄磊先挑起了话题。
“枪法已经和我不相上下啦,”黄渤感叹道,“不过他还是想学唱戏。”

3.
张艺兴,帮里老三,年龄小的很,却是当时和黄磊黄渤一起建帮的元老了。上边两个哥哥觉得那时候苦了艺兴,现在都宠着他,想要星星都去给他摘。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可是艺兴一点也不凭借着资历和宠爱飞扬跋扈,见到帮里年龄大的,忙不迭地喊哥哥,语气尊敬的很,在帮里人缘不是一般的好,大家都喜欢他。这孩子生的又标致,唇红齿白,不过年方二八就出落得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。黄磊和艺兴这对师徒到底谁更好看一直是帮中的热门话题。
师徒二人是在戏班子里认识的,当时黄磊仅十七岁,仅比现在的艺兴大了一岁,却化名莲生在戏班子里挑大梁,凭着一出《锁麟囊》红透了上海,名声一路传到北平和香港,无数人蜂拥而至,砸下重金,就为了看莲生唱一出《锁麟囊》。风头正盛的时候,莲生却突然不唱了,带着个戏班里收的孩子和无数公子哥儿的心隐退,从此再无音讯。
这个孩子,就是艺兴。
彼时的艺兴是个孤儿,戏班子老板当时在街头瞧见了这个孤零零坐在街头,一身破破烂烂的孩子,打近了一看,哎哟呵,这孩子长得真是好看讨喜。于是老板上前攀谈几句,询问艺兴的姓名年龄还有出身,艺兴乖乖的一一和老板交代了:“我叫张艺兴,今年九岁,我家以前住那儿——”他认真地指了指不远处一栋三楼的小洋房,“我父母前几年出去啦,但是他们就没回来,”张艺兴垂下头,嘟了嘟嘴,“我不知道他们去哪了,我就只能在这里等他们,但是没过多久就来了群人,把我赶出家里,所以我就在这儿等我的父母。”
老板本就有心收养这个孩子,再听完张艺兴这番话,同情心迅速泛滥,禁不住开口问:“我这有份工,包吃包住,你不用在街头挨饿,还可以等你父母,你要来么?”,老板心里还有点小九九,他觉着吧,张艺兴又乖,长得也好看,培养几年估计就是戏班子的一块招牌。到时候要是在攀上个高级点的军官,岂不是飞上枝头做凤凰?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自然自己也能赚盆满钵满不是?
这边上老板的算盘打得啪啪响,张艺兴却是一点没没察觉到,兴高采烈地一口答应,于是张艺兴就这么来了戏班子。





评论(7)

热度(24)